500亿财经网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7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位于江苏泰州境内的一家化工厂

  江苏、云南、浙江、广西……近期多地停工、停产情况备受关注。全国范围内,众多行业企业受能耗双控、供电紧张等因素影响,产能大幅缩减。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实探减碳压力较大的江苏多个工业园区了解到,目前当地企业已出现大面积停工停产情况。连日来,多家A股上市公司也接连发布停产公告,原因均为受能耗双控影响、电力供应紧张等影响。

  一方面,部分地方政府面临较大的能耗双控压力,国家发改委印发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在能耗强度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两个方面,分别有9个省(区)、8个省(区)被列为红色的一级预警。发改委要求各地对上半年严峻的节能形势保持高度警醒,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完成全年能耗双控目标特别是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任务。

  另一方面,在“能耗双控”、“限电停产”落实力度逐步强化背景下,此前价格已经“飞天”的高能耗、高排放行业产品,涨价预期持续,本不值钱的化工原料也变得紧俏起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地区“一刀切”的政策令企业难以适应,生存面临挑战。

  有企业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当前部分行业面临政策“打架”困局。“有时候连续两天和不同政府部门开会,他们提出的要求都是相悖的。”因此,如何在稳经济和降能耗之间寻找平衡点,各方仍需继续关注。

  全国最大民营船企部分产线暂停

  所谓“能耗双控”,是指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的双控。近期,能耗双控成为多行业热词,多地高耗能企业停工、停产是由于这个原因。前文提及的发改委文件中,江苏在能耗强度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两个方面均为红色的一级预警,降能耗压力较大,因此相关政策的推进更为突出。

  9月18日至今,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江苏多地走访了解到,目前能耗双控政策对众多行业企业形成影响,在位于江苏泰州的一个工业园区内,主要企业几乎都收到了“双控”通知,数十家园区企业位列其中。

  江苏泰州靖江市,是中国造船业重镇,此地船企今年前7个月新接订单同比上升530%,在全省占比超六成,在全国占比超三成。位于靖江的扬子江船业集团,便是全国最大民营造船企业。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江苏境内长江边,中午下班的船厂工人

  9月2日,扬子江船业集团公告,与世界最大独立集装箱船东西斯班(Seaspan Corp)签署的“10+5”艘新巴拿马型液化天然气动力7000TEU集装箱船中的5艘备选订单生效。至此,扬子江船业累计新接订单达到118艘,价值高达72.1亿美元,可见下游客户对于船舶的需求迫切。

  一周之前,扬子江船业集团还在官方微信上表示,“当前,公司各厂区生产任务饱满,尤其进入金秋九月,更是迎来高物量、高产能。”不过,根据目前泰州市关于能耗双控的最新要求,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船厂的生产。

  “今天天气还是有点热,我们现在办公室的空调都不开,就是为了全方位响应国家号召。”扬子江船业集团相关人士9月22日向记者表示,目前能耗双控政策对产能产生了影响,要节能降耗,有些生产线就需要暂停。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江苏境内长江边,中午下班的船厂工人

  对于当地新要求可能会给公司带来的损失,该人士表示并未做过具体统计,“但损失肯定有。”不过,扬子江船业集团也强调,考虑到集团各方面控制计划做得比较好,后续应该也不会影响交船。

  另有江苏知名钢企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能耗双控的快速推进对公司确实有影响,“有限产的要求,不过我们也还在和政府部门持续沟通。如果只是限产到月底就还好,我们也在关注后续进展。”

  化工原料“涨到离谱”

  从事液体贸易的潘先生,最近也很苦恼。“我家里两辆槽罐车都停了好几天了,拿不到货。”潘先生说,目前江苏境内大部分生产液氧、液氮、液氩的空分厂,都处于限产或停产状态,“空分厂主要就是用电把空气分离,产生液氧、液氮、液氩,属于高能耗企业。”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停在路边的槽罐车

  这些液态产品是钢铁企业生产过程中的必需品,空分厂遭遇限产或停产,将影响下游钢铁企业的生产经营。

  “我们主要从淮安、扬州、盐城等地拿货,中秋节前好像就已经限产,假期后对方基本不发货了。”潘先生表示,“我还在等着空分厂恢复供应,现在听说的是最早到9月底,最迟10月8日。”

  江苏某大型化工企业人士李军(化名)向记者透露,能耗双控政策的快速推进对化工行业影响非常大,公司一个厂区虽未被要求停产,但被要求降低用电量,产能利用率从之前的80%以上降到了50-60%。

  “企业很苦,客户也觉得不能接受,特别是海外客户。”李军希望调控要慢慢调、慢慢降,毕竟今年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正常运转的企业就像时速120公里的汽车,降到80还行,‘一脚刹停’就容易出事了。”在他看来,9月份就要停产或大幅度限产,就相当于高速行驶的汽车被“一脚刹停”。

  部分地区“一刀切”式的调控,已经引发新一轮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涨到离谱的程度了,开工的企业和不开工的企业一样难受。”李军举例,云南地区要求黄磷生产企业加强管控,确保9月-12月消减90%产量,黄磷的价格因此从1.7万-1.8万元/吨,涨到6万元/吨以上。“这在行业内引发恐慌,因为黄磷一涨价,所有相关的产品价格都会涨。”李军说,

  江苏多地的调控政策,同样使得基础化工材料氯碱大幅上涨,“碱作为基础化工产品的需求还在,一周内价格从600元/吨左右涨到1300/吨;氯气也已经从1300元-1400元/吨涨到2300元-2400元/吨。”李军无奈的表示,如今化工原料的价格已经扭曲,“需求平衡被打破了,现在大家不敢接单、不敢报价。”

  供电紧张遏制下游产能

  近期高能耗、高排放企业限产、停产的另一重要因素是电力供应紧张,背后除了政策原因,今年动力煤价格高企,火电企业深亏也加剧了供电紧张。

  云铝股份(000807)9月17日公告,自2021年5月以来,因电力供应紧张,云南省内工业企业实施有序用电,公司及下属企业用电负荷大幅降低,已因此减少电解铝产能约77万吨,预计全年产量降至236万吨左右。神火股份(000933)也公告,由于电力供应紧张,控股子公司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自5月10日以来已被迫陆续停运20万吨,在产产能降至55万吨,二系列三段15万吨也未能如期启动。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中国最大民营船企紧急“拉闸”!多家公司停产、限产!这些原料却涨到离谱

  “云南虽然是水电大省,但水力毕竟完全依靠自然资源,难以把控。在今年干旱的季节环境下,电力供应紧张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目前动力煤价格已经远超历史高点,火电企业全面亏损,发电企业即使有煤也不会愿意供电。”谈及目前云南当地限电、限产的原因,神火股份相关人士表示,虽然政府有相关保供措施,但电企没有煤炭,也做不到保供。

  神火股份相关人士介绍,“好在公司在云南产能的权益占比只有43.4%,而公司在新疆的生产没有受到影响,云南当地产能关停带来的负面影响,没有铝价上涨带来的正面影响大。”

  “火电企业的成本,各区域差异很大。新疆由于煤炭成本相对偏低,大概每度电成本在0.11到0.12元,但河南地区5500大卡标煤目前到厂成本达到1400元/吨,火电企业肯定都是亏损的情况。”一不愿具名火电企业负责人介绍,“各个电厂的发电机组不一样,煤耗也不一样,所以难具体说目前发电亏损的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在当前煤价下,不管什么机组都是亏的。”

  该人士同时表示,目前期货市场上动力煤价格已经飙升到超过1100元/吨,现货到厂价甚至可以达到1400元/吨以上。而对于火电企业而言,动力煤价格不足1000元/吨就已经是全面亏损的情况,目前这个价格下亏损程度更可以想象。

  据了解,为应对煤价过高带来的成本压力,下游自备电厂的工业企业会将生产过程产生的煤泥废料来进行发电以节约成本。在广东地区,甚至有电厂已经实施了机组改造,将原来需要高热值优质煤炭原料的机组改建成用相对低价的低热值煤炭机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为了降低成本,发电企业想了各种办法,要不一度电亏一毛多,谁愿意做赔本买卖?”

  “按照行业规律,迎峰度夏过后,动力煤价格会有一段回调时期,但今年情况完全不同。目前火电还是供应主力,在今年需求旺盛背景下,占比还会进一步增加,因此煤价居高不下。”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国内煤价的异常高涨,一方面是由于经济恢复良好,同时也有市场囤煤等投机因素。

  林伯强表示,“我国电力价格机制不改的背景下,火电企业价格传导不下去,成本只能自己承担,发电肯定是亏损的。煤电多年来一直处于两厢博弈的循环中,电价机制急需理顺。”

  供应缩减提升涨价预期

  政策、市场等多因素叠加下,“两高”行业面临供应收缩带来的价格上涨预期。

  中国水泥网行情数据显示,继9月16日-17日江苏中南部水泥价格普涨100元/吨之后,9月17日-18日江苏北部淮安、连云港、宿迁等地主要厂家相继通知上调各品种水泥价格60元/吨,徐州地区通知上调60-80元/吨。而据市场消息,截至9月19日,广西部分地区水泥市场到位价已经奔向800-900元/吨,冲向历史极值。

  生意社分析师李雪颖表示,近期水泥企业库存本就处于低位,9月16日起又受能耗双控影响,江苏全省水泥熟料窑基本停产,预计将持续到9月30日,引发水泥行情一飞冲天,单日最高涨幅100元/吨。此次管控形势严格,镇江、无锡、南通、盐城等多地熟料线、粉磨站都已停产,随着熟料库存迅速释放,供应紧缺的形势可能会更加严峻,预计后期水泥行情可能进一步走高。

  “水泥作为传统高能耗高排放行业,受政策影响明显。”中国水泥协会副秘书长、数字水泥网总裁陈柏林认为,在8-10个省主产区的能耗双控压力下,水泥行业有进一步限产预期,四季度价格或将明显超过去年同期水平。

  水泥之外,铝价也一路攀升,屡创新高。生意社数据显示,9月10日国内铝锭华东市场均价20650元/吨,较月初上涨约4%,今年累计上涨44.02%。

  “当前各个省都在搞能耗双控,广西氧化铝产能压减达到60%-70%,电解铝限产20%-30%,产能压缩,供给紧张,价格上涨是必然结果。”神火股份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虽然目前国内电解铝价格已经达到22000元/吨高位,但业内预期价格有望超过25000元/吨。这是产业链价格传导的结果,氧化铝、阳极价格上涨较快,电解铝成本单吨已经涨了2000元。

  “化工行业作为传统能耗大户,能耗双控对其产量影响非常明显。近日被国家发改委的9个能耗不降反增的一级预警地区包含化工大省江苏、磷化工大省云南等地区,二级预警地区包括化工大省浙江、钛白粉重镇四川、煤化工重镇河南等,共覆盖化工企业10000家。”生意社分析师赵婷婷表示,受“双控”政策等方面因素影响,国内甲烷氯化物市场供应量大幅减少,一货难求。数据显示,二氯甲烷、三氯甲烷的周内涨幅均超过了150%。

  减碳措施面临进一步强化

  供给缩减带来多产业巨震之时,政策端对“两高”行业产能的压减力度还在加强。

  近日生态环境部发布的《重点区域2021-2022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方案》提出,对于部分行业限产进一步强化,尤其是钢铁等行业。该方案较去年覆盖区域进一步扩大,重点区域秋冬季攻坚范围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和汾渭平原城市基础上,增加河北北部、山西北部、山东东南部、河南南部部分城市。

  方案提出,以石化、化工、煤化工、焦化、钢铁、建材、有色、煤电等行业为重点,全面梳理排查拟建、在建和存量“两高”项目,对“两高”项目实行清单管理,进行分类处置、动态监控。严格落实能耗“双控”、产能置换、污染物区域削减、煤炭减量替代等要求,不符合要求的“两高”项目要坚决整改等。

  在9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也下发了关于印发《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的通知。方案提出,总体目标为到2025年,能耗双控制度更加健全,能源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利用效率大幅提高。到2030年,能耗双控制度进一步完善,能耗强度继续大幅下降,能源消费总量得到合理控制,能源结构更加优化。到2035年,能源资源优化配置、全面节约制度更加成熟和定型,有力支撑碳排放达峰后稳中有降目标实现。

  “方案在继续强化减碳措施,一是坚决管控高耗能高排放项目,二是鼓励地方超额完成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也意味着未来相关行业将继续受到能耗双控等相关政策监管,产出很难放量。”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分析认为,这将倒是当前很多行业供应不足的问题难以解决。

  程小勇表示,当前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关键因素在于供应端,因为需求端在高价格的抑制下很难有所表现。去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主要是输入性原因,但是当前可能在于能耗双控和限产两大制约因素,部分商品价格暴涨对其它商品价格有外溢效应。

  能耗双控和限电的影响在工业数据上已经有所体现。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3%(以下增加值增速均为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率),较7月增速回落1.1个百分点,比2019年同期增长11.2%,两年平均增长5.4%,而7月两年平均增速为5.6%,同样回落0.2个百分点。

  通过发电量和用电量数据也可以看出工业产出在放缓。8月发电量同比增速为0.2%,低于7月的9.6%和6月的7.4%。6-8月全社会用电量分别为7.8%、12.8%、3.6%,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8.4%、7.8%、6.0%。

  限产与保供亟待平衡

  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过程中,不少行业企业人士表示理解并支持当前能耗双控、节能减排的政策,但在当前多种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稳经济和限产能的政策难免存在冲突。

  即便是当前盈利水平高企的煤炭行业,也面临相似窘境。某煤炭企业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有时候连续两天和不同政府部门开会,提出的要求都是相悖的。”

  今年以来,炼焦煤市场供应总体偏紧,部分地区现货价格大幅度上涨;焦炭价格年内已累计提涨十一轮,合计涨幅达到1560元/吨;截至9月22日下午收盘,国内动力煤期货价格已经达到1141.8元/吨,再度刷新历史高点,较年初低位的涨幅已逼近100%。

  在此背景下,国家发改委、能源局近期联合派出督导组,赴相关重点省份和企业、港口开展能源保供稳价工作督导。针对释放先进产能中企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督导工作将深入企业和相关部门,推动落实“放管服”各项要求,帮助企业协调解决影响产能释放的突出问题,通过采取并行办理相关手续等措施,努力增加煤炭供应。

  煤炭行业某上市公司负责人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交流时指出,面对煤价大幅上涨,政策一方面要求限制涨价以减少对下游产品带来成本压力,另一方面限产政策还在持续。“等于既不让生产,也不让涨价,有违市场供需的基本规律。”

  该人士认为,作为基础能源,煤价上涨带来的影响是广泛的。以焦煤为例,一方面焦煤部分企业被动限产,下游焦企库存多处于低位;另一方面受环保及被动限产影响,焦企整体开工偏低,焦炭供应偏紧,但下游钢厂采购积极性不减,补库需求较高。同时,焦炭行情持续上行,也给予水泥成本支撑,下游涨价盈利可观,进一步提升采购积极性。下游需求增长必然带来上游焦煤涨价,这是正常的价格传导,此时要求煤炭企业兑现限产实际上是很难的。

  “一些地方小煤矿单吨煤可以卖到两三千元,利润率早已超过100%,像捡钱一样,利益驱使下存在很多市场问题。目前国有煤炭企业签订的长期协议价和市场价倒挂严重,前者仅1680元/吨,而后者已经超过3000元/吨,使得长期协议的兑现率出现打折扣的情况。”他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22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做好跨周期调节,稳定合理预期,保持经济平稳运行。会议明确,做好预调微调和跨周期调节,加强财政、金融、就业政策联动,稳定市场合理预期。更多运用市场化办法稳定大宗商品价格,保障冬季电力、天然气等供给。

  受煤炭、化工和钢材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影响,8月份PPI同比涨幅已创下13年来新高。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份PPI同比上涨9.5%,逼近两位数。

  现实情况看,当前国内能耗双控等政策,仍在加剧商品供给缩减带来的价格飞涨。保障经济稳定运行与推进减碳目标实现的政策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点。

  延伸阅读

  关于大宗商品价格问题 国常会最新定调

  稳定大宗商品价格一揽子措施见效 市场化办法占主导

  李克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多等问题 国家会更加注重用市场化办法稳定价格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标签: #中国#企业#公司#原料#境内#情况#拉闸#民营#江苏#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