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凌冬已至欧洲“气荒”难解 俄气提价赚翻仍供不应求

6

  当欧洲注定又将以低库存天然气过冬之际,作为欧洲天然气最大的供应商,俄罗斯天然气巨头却赚得盆满钵满。

  11月29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Gazprom,下称“俄气”)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俄气在第三季度净利润达到创纪录的5818亿卢布(约合78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5465亿卢布。

  不仅仅是三季度净利润,俄气前三季度的营收、现金流等关键指标都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前三季度的营收已从去年同期的1.3万亿卢布增至2.4万亿卢布,同比增长84.6%。

  不过,与俄气收益同步走高的还有当前欧洲天然气价格。截至发稿时,有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之称的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欧市报92.51欧元/兆瓦时。自今年年初(1月4日)17.88欧元/兆瓦时的收盘价起,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已至少上涨422%。此前的高位出现在10月5日,当时收盘价报116.02欧元/兆瓦时。

  如今北半球的气温逐渐降低,困扰欧洲多时的天然气供应危机依旧未得到有效缓解。俄气表示,在经济复苏带动需求、欧洲能源供给不足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的现状下,依旧看好今年第四季度。

  对欧天然气销售额暴增

  此前,欧洲的一些政界人士和专家指责俄气没有提供足够的天然气来缓解欧洲的能源危机。而俄气的高管在多个场合均表示,公司履行了所有合同规定的供应义务,且维持了欧洲市场天然气供给的主导地位。

  上述财报显示,欧洲、中亚地区国家都是俄天然气的主要买家。但就供应量而言,出口至欧洲的天然气占俄气天然气总供给量的47.5%。数据显示,俄气在今年前三季度总共向欧洲供应了17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较2020年同期增长13%。这一供应量甚至高于俄气供给俄罗斯国内市场的使用量,即1700亿立方米。

  就价格而言,财报显示,俄气前三季度对欧洲出口的平均价格同比增长90%,达到每千立方米241美元。第三季度的出口价格为每千立方米313.4美元,是2020年第三季度的近2.7倍。2020年全年,俄气的天然气平均出口价格为每千立方米143美元。

  得益于欧洲天然气价格今年来的暴涨,在俄气最大的出口市场,俄气今年前三季度对欧天然气的净销售额就增加了117%。鉴于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在10月创出历史新高,今年第三季度与往年同期相比,俄气对欧洲天然气的净销售额至少暴增165%。

  对此,俄气副首席执行官萨迪戈夫(FamilySadygov)在声明中表示,“很明显,我们对欧洲供应的天然气价格将在第四季大幅上涨,这将对全年业绩产生积极影响。”他预计,第四季度的各项指标将延续此前三季度的涨幅,“将有更抢眼的表现”。

  BCSGlobalMarkets分析师史密斯(RonSmith)也看好俄气在此波天然气价格波动中的收益。他甚至认为俄气财报的抢眼表现会延续至明年,“明年第一季度,欧洲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上涨应该会使俄气公司的盈利能力再次大幅跃升。”

  欧洲又将以低库存天然气过冬

  尽管俄气的财报显示公司在2021年前三季度的天然气供给量超越去年同期,但依旧满足不了欧洲当前的缺口。

  欧洲天然气总库存(AGSI+)数据显示,截至11月29日,欧洲天然气库存总量约为765.37兆瓦时,较2016~2020年五年均值(957.1兆瓦时)有190多兆瓦时的差距尚未填补。因此,对于这个冬季,欧洲依旧将以低库存天然气过冬,已成事实。

  今年欧洲天然气库存的最低值出现在4月底,当时过完冬季的欧洲,天然气库存仅为327兆瓦时。此后开始逐步增加。即便是10月中旬出现的库存最高值也仅为861兆瓦时,依旧不及过去五年的均值。随后进入深秋,欧洲天然气库存又开始走下坡路。

  从欧洲天然气的供应结构来看,进口量占到总需求的60%以上,而其中俄罗斯占到总供应量的五成左右,因此俄罗斯的供气量是否稳定是欧洲天然气安全供应的重要影响因素。

  俄罗斯向欧洲运输天然气一般有管道运输和船舶运输两种方式,其中管道运输的量占总供应量的80%以上。俄气目前共经营14条输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

  而今年俄罗斯和欧洲关于天然气的矛盾也主要集中在管道运输上。今年9月中旬,前后耗时4年多的“北溪2号”项目的建设正式完工。俄气总裁米勒(AlexeyMiller)当时为这根管道定下的目标是在年底前通气。这条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通往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可绕过陆路的乌克兰等国,把俄罗斯的天然气直接输送至德国,并通过德国的干线管道再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该项目由两条支线组成,能在输气过程中实现“双保险”。

  单从里程上来说,“北溪2号”项目与经乌克兰等陆上国家向欧洲输气相比,能节省2000公里,建成后俄罗斯每年可向欧盟提供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惠誉自然资源和能源项目的高级主管马林申科(DmitryMarinchenko)在回复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当前只有俄罗斯能解欧洲天然气短缺的燃眉之急,‘北溪2号’项目正式通气后,俄罗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量能翻一番。”

  完工后,该项目还需面临德国监管机构的审核。但是在11月16日,德国方面宣布暂停对“北溪2号”的审批工作,试运行的预期推迟至2022年2月以后。马林申科对此解读道,此举意味着这个冬天期待“北溪2号”贡献额外的天然气增量几乎是无法实现了。

  德国政府此举显然为本就“高烧不退”的天然气价格再蓄力了一把。天然气已成为整个欧洲电力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天然气价格的上涨意味着电价不可避免地会一同走高。继此前的意大利、英国、德国为电价走高叫苦之后,北欧的芬兰在刚刚过去的11月29日见证了5年来最高的民用电价。北欧电力交易所的数据显示,在本周的用电高峰期间,芬兰的电力成本已超过400欧元/兆瓦时。目前,芬兰政府预计,这波高电价将持续至明年夏季。

  对于当前“缺气”的欧洲,俄气则在声明中明确表示,将在今冬优先满足俄罗斯国内市场的天然气需求。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标签: #供应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提价#欧洲#气荒#股份有限公司#财报#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