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1

  关于“爱尔眼科医院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取医保”一事,日前再度引爆网络。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其实名认证微博发布图片称,昆明爱尔眼科医院伪造患者验光视力结果,诱骗昆明56岁驾校教练做了白内障手术,并由不具备执业资格的医生接诊,涉嫌非法行医。

  该事件的当事人卿云辉告诉澎湃新闻,就此事,他已多次向当地卫健委和医保局实名举报。卿云辉提供的举报信显示,他在昆明爱尔眼科就诊后被诱骗做了白内障手术,手术前他左眼角膜透明,但术后不仅视力没有改善,而且左眼干涩疼痛、畏光等不适持续加重,后在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眼科被诊断为干眼症。他复查病例发现,昆明爱尔眼科医院诊疗造假、捏造诊断结论,以此骗取医疗保险金。

  针对卿云辉的举报,昆明市官渡区医疗保险管理局2021年12月7日作出处理决定。《处理决定书》显示,经专项检查小组调查,昆明爱尔眼科医院存在要求住院参保人员到门诊缴费的违约行为,医保局决定追回违约费用4320.07元,并按违约费用的一倍扣取违约金4320.07元,合计8640.14元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手术后视力不如术前

  卿云辉的举报信显示,此前他在一驾校从事教练工作,从未佩戴眼镜,视力一直很好。2020年11月2日,他第一次到昆明爱尔眼科医院看病,当时测量左眼视力1.0,张康林医生诊断结果为“结膜炎”,开具眼药水后他回家。

  同年11月19日,他第二次到昆明爱尔眼科医院复查测量时,左眼视力0.4,吕昌杰医生诊断为“白内障”,并告知他须手术治疗,否则有失明的危险。11月23日,他第三次到该医院,在门诊测得左眼视力0.5,被诊断为“白内障”,张康林医生开具了住院证让他住院准备手术,交费办理住院手续后,第二天(11月24日)下午,由杨建宇医生给他进行了白内障手术。就在术前2小时,该医院还让他在门诊缴纳了7100元的飞秒激光费用,并没有开具发票。

  卿云辉称,就在手术前,曾向他的责任主管医生曹旸阳再三确认晶状体是何物、是否需要手术治疗等,曹旸阳向他介绍确认后,让他在几张单子上签字。

  手术后第二天早上,去掉蒙在左眼上的纱布后,卿云辉感到眼睛视力没有任何改善,当即向手术医生杨建宇主任提出疑问,杨医生告知他说“手术很好没有问题,恢复适应就好了”。

  但是,在手术前他左眼角膜透明,出院后回家后,左眼眼部间歇性雾视,有分泌物的症状和手术前一样,且左眼干涩疼痛、畏光等不适持续加重,这令卿云辉感到十分痛苦和困惑。

  2020年12月17日,卿云辉去云南省第二人民院眼科就诊,被诊断为“干眼症”,他才知道他的“左眼角膜上皮脱落、干眼症、睑板腺功能障碍”,与上述手术直接相关。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诊断医生无执业资格

  感觉到被诱导做了白内障手术,卿云辉到昆明爱尔眼科医院索要复印自己的就诊病历等资料时发现,病历书上签字的医生他连面都没见过,自己的视力数据也被篡改。

  举报信显示,同年12月28日早,卿云辉到昆明爱尔眼科医院复印病历时被告知,他的病历被官渡区医保办抽查而无法复印,随后,他从医保办获悉,自己的病历并非抽查病案,医保办还电话通知该医院病案室让办理病案资料等。

  当天下午3点左右,拿到完整病历资料的卿云辉发现,其中6份病历书上他的主管医生曹旸阳签的名字是其他人的,曹旸阳本人是个实习医师。经医生置业注册信息查询,曹旸阳并没有医师执业资格,但其照片资料在昆明爱尔眼科医院墙上医护人员一栏中为“医师”,并未注明是实习。同时,卿云辉发现,在其它病历上曹旸阳医生签名之前有胡婕、吕昌杰、杨建宇等医师签名,这3个医生的真实签名与他病历资料中的签名格式明显不一致,且其中一张病例上,他的主诊医生、主治医师、住院医师签名均为胡婕,但他从未见过胡婕。据此,卿云辉怀疑爱尔眼科涉嫌伪造医师签名,涉嫌非法行医和虚假宣传。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不仅如此,卿云辉还发现,他在爱尔眼科门诊测量的左眼视力0.5,此后入院视力验光左眼矫正视力0.6。国内一般白内障手术指征视力在0.3以下才安排手术,他发现病历书上实习医生曹旸阳把他入院后视力验光矫正测得的0.6改为入院左眼视力0.15,以此扩大医疗手术指征,过度诊疗,涉嫌骗取使用国家医保基金。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近2000亿眼茅怎么了?诱导老人做白内障手术骗保 官方出手

  医保局追回违约费用

  针对发现的问题,卿云辉多次跟昆明爱尔眼科医院交涉,但无果。在艾芬医生将他的遭遇发微博后,有媒体介入,该医院才主动联系他,愿意赔偿1万余元手术费用。“我的眼睛一年多了都是这样的,搞得我生不如死的,所以我也不同意。”卿云辉说。

  为此,卿云辉先后向昆明市卫健委、昆明市医保局等相关部门投诉此事。

  2022年1月5日,昆明市官渡区医疗保障局在其官方网站公示了卿云辉的投诉处理结果。《处理决定书》显示,经专项检查小组抽查,昆明爱尔眼科医院存在要求住院参保人员到门诊缴费的违约行为:2021年11月25日,现场抽取参保人卿云辉病历,该参保人于2020年11月23日入院,11月25日出院,医院要求参保人11月24日住院期间到门诊缴纳自费项目飞秒激光手术费用,涉及金额7100元。参保人住院结算总费用中,基本医疗基金支付4320.07元,个人账户支付2561.80元。

  根据《昆明市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服务协议(2020年)第三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决定追回违约费用4320.07元,并按违约费用的一倍扣取违约金4320.07元,合计8640.14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昆明爱尔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是由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的企业,于2010年3月9日成立。在云南,爱尔眼科建立了包括昆明、楚雄、红河、玉溪、大理在内的10家眼科医院。据昆明本地媒体2020年9月“爱尔眼科入滇十年纪实系列报道”,自2010年开始,以全国白内障“手术大师”、昆明爱尔眼科医院白内障科主任杨建宇领衔的专家志愿团队每年都会赶赴云南各地州偏远山区,为贫困群众进行眼健康体检和科普,并将患有眼疾的患者转诊至昆明医院进行免费治疗。据统计,从2010年至2020年,十年间仅昆明爱尔眼科医院负责医疗援助并免费实施救治的白内障患者就达1.5万余名。

  此前,据红星新闻报道,一名曾在爱尔眼科工作的知情人士爆料,在农村宣传免费白内障手术方面,爱尔眼科市场部的人员会和当地的残联、村干部、村医等达成合作,给他们提供人头转介费,请他们帮忙组织老人前往筛查,很多农村老人感觉眼睛有点模糊,手术又是免费,就前往参加,医院扩大患者视力指征范围进行手术,“但其实这其中部分住院费用是国家新农合医疗报销,此后大多又进一步用更好更贵的晶体使之转化为自费补差额”。

  2022年1月14日,据中国经济网公开披露,昆明爱尔眼科医院、来宾爱尔眼科医院曾因在诊疗项目重复收费、费用多记、高套收费、让患者办住院却在门诊缴费等违规行为被行政处罚,涉及医保基金约237万元。此外,阜阳爱尔眼科医院、滨州市邹平爱尔眼科医院、白城爱尔眼科医院、宜城市爱尔眼科医院、海南新希望爱尔眼科医院等多家医院,都曾被医保局通报违规使用医保资金行为。

  就此,澎湃新闻多次向昆明爱尔眼科医院求证,截至目前未获回应。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标签: #一事#医保#医院#官方#手术#昆明#武汉市中心医院#爱尔眼科#白内障#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