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可转债站上“历史之巅” 两大推手加码高估值 市场暗流涌动

1

  步入新年,A股市场意兴阑珊,可转债市场行情却依然火热。

  可转债市场不仅二级市场价格逞强,上市新券也几乎清一色触及涨停“一字板”。

  可转债市场估值高企正在引起各方关注。数据显示,可转债市场高估值现象已渐趋明显,不仅绝对平均价格已经逼近150元,同时转股溢价率这一衡量估值的核心指标也冲至35%的高位。

  这意味着,可转债估值整体高于正股35%。这是可转债市场历史上罕见的高估值现象。

  国内首只可转债基金——兴全可转债基金的基金经理虞淼表示,目前可转债高估值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供需不平衡,以及市场对于权益市场较高预期。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固收市场正面临“资产荒”的挑战。值得警惕的是,高估值正在降低可转债性价比,也随之带来市场的脆弱性。

  估值升至罕见历史高位

  2022年初,可转债市场已再无低于100元面值的品种。

  “很多年没有出现如此高亢的行情了。虽然2015年前后也曾出现过类似的行情,但当时市场容量较小,与如今的市场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一位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这个市场正经历一个大时代!

  可转债价格集体站上面值,背后是整个市场的重心不断在提升。数据显示,最新可转债平均价格为148元,远高于往年。去年年初该数据为128元,而2019年初仅仅为96元。

  可转债绝对价格走高,估值指标也在随之高企。目前,整个可转债市场的平均转股溢价率达到了35%。这意味着买入可转债要比买入正股贵35%。转股溢价率是动态衡量估值的典型指标。

  这对于很多传统投资者而言,几乎无法下手。

  市场整体高估值也影响到了新券市场的情绪。从今年上市的多只新券看,转股溢价率高达平均35%。泰林转债上市首日大涨43%,转股溢价率也高达50%。

  可转债新券开盘“一字板”几乎成了标配,走出了独立于正股的行情。上周五上市的佩蒂转债、台21转债均大涨至30%的上涨熔断红线。

  受到火热的市场情绪影响,可转债打新投资者逐级增加。数据显示,去年初,仅有700万户投资者参与打新,如今该数字已经升至1100万户。

  高估值现象的两大推手

  “我们也关注到了这个现象。造成这个现象的本质是可转债规模相对有限。”一位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师如此表示。

  随着2017年再融资政策升级,可转债市场迎来了大发展时期。数据显示,2020年全市场发行了近200只可转债,2021年发行127只可转债,每年融资规模约在2400亿元左右。

  尽管这一规模较以往,可谓已相当庞大。但相较于市场巨大的配置需求,仍是供不应求。

  近年来,资管产品“固收+”策略盛行,而可转债成了众多固收产品的配置的重要标的。招商证券统计显示,去年三季度,“固收+”产品在基金市场上一枝独秀,存量产品规模达到了2.18万亿元。

  所谓“固收+”是指在固收产品基础上,再加入其他相关资产,增强固收产品收益的一种策略。可转债作为股债结合的品种,一向以“上不封顶,下有保底”著称,呈现出低回撤且收益率稳定的特征。因此,在过去的一年中,债券基金成为可转债增持的核心主力。

  交银理财研究部副总经理夏鹏飞表示,由于传统债券收益率持续走低,纯债收益很难满足投资者的要求,所以“固收+”产品会配置转债来增厚收益。

  博弈策略的进化,也被认为是市场高估值的背后推手。虞淼表示,除了理财资金大规模配置“固收+”产品等因素外,可转债高估值也与去年很多可转债选择不提前赎回有关。这导致了高价格高溢价的转债比例有所提升。

  可转债均设有提前赎回条款。一般而言,当公司股价高于转股价30%持续20个交易日左右,上市公司将有权赎回可转债。“完成赎回,意味着可转债可以摘牌退市。但是去年以来,不提前赎回案例不断增加,这就为资金长期参与可转债投资提供了较为充足的时间窗口。”一位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师表示。

  数据显示,去年一年近100家公司选择了不提前赎回可转债。此前,鲜有这种情形的大面积出现。

  高位之下,风险暗藏?

  当382只可转债估值处于历史高位之时,不少机构开始担忧潜在的调整。

  “100元买入与150元买入,其安全边际不可同日而语。”一位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师表示,由于高估值的存在,可转债竞争力正在打折扣。

  他认为,一方面,随着股市高位震荡,可转债市场波动性有放大迹象。另外一方面,与转债正股相比,其胜率大不如前。如果未来流动性收紧和“固收+”策略失效,可转债高估值有反转的可能。

  数据显示,目前可转债市场平均价格为148元。382只可转债中,价格高于120的品种高达292只,而低于120的品种仅有88只。

  中金公司认为,尽管可转债可以保持高估值,但也需要尽快兑现高估值背后隐含的高回报。随着临近到期,高价品种转股溢价率最终将趋近于零,高估值将不复存在。

  银华可转债基金的基金经理孙慧认为,可转债市场估值本身就是情绪指标,股票上涨的时候,估值很难有效压缩。孙慧认为,可转债高估值何时收敛,以及收敛到什么水平是较难预判的。从经验来讲,估值收敛一般有三个标志,包括纯债收益率大福上行、资金面持续紧张和股票市场下跌。

  汇华理财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的确存在转债估值过高的现象。2021年结构性牛市推升了转债的估值,2022年股市或对市场进行逐步修复。

  步入新年,市场对转债的提前赎回已开始紧张。上周,奥瑞金发布公告称,奥瑞转债有可能会触发提前赎回条款。受此影响该公司股债极度敏感,双双走弱。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标签: #二级市场#估值#加码#历史之巅#可转债#市场#意兴阑珊#暗流#步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