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Meta平台抽成近一半!开发者:最好和美国国税局谈谈 税后我也不剩多少了

1

  近日,因为VR平台过高的抽佣比例,Meta正面临着多方的强烈反对。

Meta平台抽成近一半!开发者:最好和美国国税局谈谈 税后我也不剩多少了

  (截图来源:《金融时报》)

  今年4月,Meta宣布,其“社交VR”Horizon Worlds将在对购买数字产品收取30%的抽成外,再收取17.5%的“平台费”。

  据CNBC报道,高额的抽成比例激怒了NFT社区的一些人。有开发者表示:“如果Meta想要47.5%,他们最好和美国国税局谈谈,因为税后我也不剩多少了。”

  据悉,NFT在线交易市场OpenSea每笔交易的抽成比例为2.5%, LooksRare更少,仅收取2%。

  几位开发者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尽管Meta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曾对现有的手机应用商店的收费政策提出批评。但在新兴的VR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的Meta却对其VR应用商店采用了类似的收费模式。

  Infosys Consulting 的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全球主管Seth Siegel说:“不要将营销与现实混为一谈——指摘苹果是一种很好的营销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Meta不会做相同的事情。现在还没有让他们变得更好的动力。”

  《金融时报》称,Meta的OculusQuest 2是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VR头戴设备。它的应用商店QuestStore会从付费购买中抽取30%的费用,并对订阅服务收取15-30%的费用,这与苹果和安卓收费模式并无二致。

  Realities.io 的首席执行官 Daniel Sproll 说:“毫无疑问,开发者提供了各种服务,Meta则构建了硬件平台和应用商店。但问题是,似乎每个人都同意这30%的抽佣比例,这才是令人震惊的地方。似乎没有任何争议,推出头显的中国公司也是这样收费。他们为什么不做出改变?”

  Meta则为其政策辩护,该公司指出,与iPhone用户不同,Quest用户可以通过第三方应用商店SideQuest在其官方商店之外安装应用,或者使用限制较少、更具实验性的应用商店App Lab。

  Meta表示:“我们希望在VR生态系统中促进选择和竞争。我们的努力为开发者带来了可观的回报:用户在MetaQuest Store中游戏和应用的消费,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开发者们对其他应用商店表示欢迎,但认为它们的影响有限。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SideQuest的下载量仅为39.6万次,而Oculus应用的下载量为1900万次。值得一提的是,App Lab的抽佣比例也是30%。

  扎克伯格此前曾经批评苹果的“垄断租金”,并在提到App Store的批准和管理流程时,称其为“手机应用守门人独有的束缚”。

  这也导致苹果指责Meta“虚伪”。今年4月,在Meta推出47.5%的抽成后,苹果表示:“这表明,虽然他们想让苹果免费,但他们很乐意利用自己的平台,从创作者和小公司那里获利。”

  开发者们表示,在苹果和其他公司大举进军VR市场之前,Meta有能力跟踪应用程序,或者给一些应用设置障碍,来扮演“造王者”的角色。一些游戏被降级到试验性的App Lab商店中,而一些最好的游戏——如健身游戏《BeatSaber》和《Supernatural》——已经被Meta收购。

  Meta与开发者的另一个摩擦点,是Meta在VR应用商店的“开放”程度上的转变。

  Meta的内容生态系统总监Chris Pruett表示,VR团队在应用商店是否应该允许开发者在限制相对较少的情况下上传内容,或者应用程序是否应该由公司进行更多审核——类似于苹果对其应用商店的做法——的问题上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辩论”。

  Pruett说,Meta发现,宽松的标准会导致用户对低质量的内容感到失望,因此平台应该扮演好看门人的角色。但开发者表示,由此产生的门槛可能缺乏透明度。

  Glimpse Group的首席执行官Lyron Bentovim说:“在Quest商店里买东西的体验很糟。比苹果和安卓商店更糟糕。”

  元宇宙平台Rooom的首席信息官Sebastian Gottschlich则表示,他们的应用花了9个月才入驻Quest商店,而苹果商店相同的流程只需不到2周。

  虚拟会议公司Avatour的首席执行官Devon Copley表示,他在独立开发者留言板上发帖寻求支持,但“完全没有答复”。他表示,Meta与开发者之间的联系“完全消失了”。“这真的很令人沮丧,因为硬件的发展很棒,硬件平台也很棒,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令人惊叹。但他们与开发者的关系却没有维护好。”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标签: #国税局#多方#平台#开发者#比例#社交#美国#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