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骑行火了!自行车竟“一车难求”:有的要等3个月!入门车5000元起步 贵的要10万

1

  “有些事,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也不会做了。”大学即将毕业的明相,只身一人骑上脚踏车,逆着季风的方向,开始了一次环岛旅行。骑行了7天,阿明到达了终点。这里,将是他人生下一段旅程的起点。

  这个故事,来自台湾地区的电影《练习曲》,又名《单车环岛日志》。

  单车环岛骑行,被当地年轻人视为一种“成人礼”。骑行文化,在宝岛早已普及。世界各地为骑行爱好者所熟知的捷安特,便来自台湾地区的上市公司巨大集团。

  如今,单车骑行文化席卷大陆。

骑行火了!自行车竟“一车难求”:有的要等3个月!入门车5000元起步 贵的要10万

2022年5月9日,成都绕城天府绿道上的骑行者。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张建摄

  “只要发一条有关骑行的朋友圈,就有好多朋友来问:哪里有骑行的群能进?”

  生活在北京的骑行爱好者高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叹,“今年骑行的人特别多!”

  谁也没有预料到,几十年默默无闻的代步工具,突然就和这个夏天的天气一样,火了。一股骑行热潮正来势汹汹。

  想要参与骑行运动,公路车必不可少。可是,不少骑行爱好者在各个社交平台表达着“一车难求”的苦闷,“疫情后买车简直一车难求!等了3个多月!”

  据北青报报道,“5·20”大促期间,淘宝上自行车销量的增长一度超过了50%。“儿童自行车、公路自行车、折叠自行车的销量比较突出,骑行服也有很好的增长。可以看出,骑行不仅是一种交通方式,更多的人开始热爱骑行运动,将骑行运动纳入到日常生活中。”淘宝相关负责人表示。

  与此同时,骑行的风靡也让周边配套产品的销量水涨船高。在小红书上搜索“骑行”,相关笔记超过101万篇——人们分享骑行装备、穿搭以及各城市的热门骑行路线

骑行火了!自行车竟“一车难求”:有的要等3个月!入门车5000元起步 贵的要10万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此次“骑行热”爆发的导火索其实埋藏已久。曾担任自行车技师的熊猫(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际上,从2019年起,他就发现自行车的销售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消费群体也从原本的“老年骑行团”向青壮年群体过渡。

  已经习惯在四个轮子上出行的现代人,突然涌向了骑行的“赛道”,并演变为一种生活新时尚,自行车行业能否因此火起来?这样的热度又能持续多久?会是昙花一现吗?

  骑行热兴起:

  自行车道开始“堵车”了!

  00后的熊猫从2015年开始玩骑行。相比其他运动,他觉得“玩的人不是很多”。

  “有个词你应该听说过:老年骑行团。我刚入行的时候,车店的标准用户其实是老年群体。他们有钱有闲,骑车在北京近郊一天或者去周边城市多天来回。这是七八年前公路车主要的消费对象。”熊猫告诉记者。

  2017年,熊猫开始在迪卡侬骑行部门兼职做自行车技师,和骑行圈的人混得挺熟,空闲时也向有购买意向的消费者介绍不同车型的区别。当然,这群顾客多是退休或年长的人。

  然后,他明显感觉到自行车出现“爆发性增长”是在2019年,这一年关注公路车的人不再局限于骑行圈,“骑行开始破圈了”。

  “2018-2019年,我面对的客户群体在逐渐年轻化,购买群体开始从老年人向中年人过渡。”熊猫说,“中年消费者主要考虑的使用场景是上下班通勤。买车的原因中健康需求开始增多,比如降三高、脂肪肝等。”

  2019年,熊猫跳槽去了一家国内骑行品牌代理商,这家企业代理了一个国际知名的骑行品牌闪电。这一时期熊猫发现,买车的群体更多是年轻人了,公路车不再是一种交通工具,而成了年轻人玩乐的运动设备。

  灼识咨询合伙人朱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在这轮“骑行热”的人群中,18~40岁的青壮年群体占比接近80%,“这次骑行热主要还是被年轻人所带动,他们是当下自行车整车的消费主力军。”

  骑行已然成为深受年轻人追捧的运动。线上,骑行话题铺天盖地占据社交媒体页面;线下,爱好者们挤满车道——骑行成了今夏运动届的“顶流”。

骑行火了!自行车竟“一车难求”:有的要等3个月!入门车5000元起步 贵的要10万

2022年5月9日,成都绕城天府绿道,户外亲子骑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张建摄

  在小红书上搜索“骑行”,百万条笔记涵盖了从装备到路线再到穿搭的所有内容,与骑行有关的一切皆是话题。小红书还举办了“骑行一夏”的骑行季活动。微博上,“骑行这股风都刮动了谁”、“如何看待骑行热盛行”等围绕“骑行热”的话题屡屡登上热搜榜,年轻人在其中踊跃发言。

  “复工之后骑车的人明显多了许多,自行车道也堵车。”一位生活在北京的小红书用户在6月初发文表示,作为热门骑行路线,长安街附近的自行车道已经出现了堵车现象。

  “今年3月份天气回暖,下班骑车回家很舒服,看到的风景也好,一路上都特别开心。”在爱上骑行的这4个多月里,高隆也习惯挑几个空闲的周五晚上沿着长安街骑车。

  在一次次骑行中,他发现,自6月北京疫情态势趋于平稳以来,骑行的人多了起来,长安街夜骑不再孤单。

  2019年开始接触骑行的张婉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去年开始,她原本每周骑行1~2次,后来每周至少骑3次,“下班后夜骑长安街或京通快速,周末进山骑行一两天,每次骑行80~150公里不等。”骑行成为她的主要运动和减压方式,周围也有很多朋友加入其中。

  高隆所在的一个骑行群有291人,进群的成员都会在昵称后备注上所住区域,方便线下相约骑行。

  几乎是每一次,“天气”在引起群内讨论方面,屡战屡胜:天气好时,群里会有人提前3~7天发布详细的骑行计划进行群接龙,“北边休闲吃鱼骑,里程大概100KM,爬升大概300M”;天气不好时,群友们又会相互提醒,“回龙观开始下雨喽,骑车注意”。

  但凡提及骑行的装备和新路线,群内总是热闹的,围绕一个小小的锁片也能聊上一下午,人们对骑行的热爱可见一斑。

  电商平台上的消费数据也印证了骑行的火热。唯品会数据显示,自3月以来,“骑行”、“山地车”等关键词在平台上的搜索热度居高不下。搜索热度也随即转化为了销量,在唯品会上,自行车销售量大幅上涨,其中儿童自行车销量同比增长近50%。

  骑行消费如何氪金?

  有订单排到4个月后

  过去很难想象,自行车销量的直线上升,让“一车难求”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不乏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多款热门自行车在线上店铺和线下车行均无货,需要等3个月以上,更有甚者“想交钱预定也不收”。

  熊猫告诉记者,他2017-2019年在迪卡侬工作期间,迪卡侬销售自行车的部门营业额已经在逐年增长,迪卡侬产品设计部门也趁机推出了更多类型的公共自行车,骑行设备的整体产品线都在扩张。

  “后来我在品牌代理公司上班,闪电(品牌名称)的车经常卖断货。作为进口产品,卖断货有疫情影响的因素。但我认为更大的原因是,消费者也在增多。来我们这里买车的消费者也很清楚行情,买车基本是有什么买什么,不挑。后期店内没货了,我们就开始卖‘期货’。消费者先下单,我们3、4个月补货到了之后再交货。”熊猫说。

  闪电的价格,在自行车产品线中,属于偏高端定位。熊猫说,这几年,闪电自行车还提过几次价,价格从5000多起到10万不等,仍然不愁卖。熊猫说,他们卖得最好的产品,单价在3万~4万之间

  “买闪电这个品牌的人,基本都在公路车圈子里了。买3万~4万一台车的这些消费者一般都是刚入门;大概半年之后,他们感受到骑行的更多乐趣,又会来换车升级,这个时候的车(单价)一般就是5万以上了。”熊猫介绍。

  在天猫与京东平台,迪卡侬的“自行车”类型超30种,价格5499.9元-899.9元不等。在天猫平台,卖的最好的一款自行车型号为ST100,售价为1499.9元,单月销量超200台。

  久谦中台专家纪要显示,迪卡侬健身瑜伽类产品占比最大,健身瑜伽和自行车装备占比为45%,在京东平台,迪卡侬产品价自行车等健身器械销售情况较好,该品类毛利率为30%。

  和单反相机圈一样,骑行圈也有“一入骑行深似海”之说。自行车的“氪金”之路不仅仅在于车本身,还有后续的改装升级。

  入了公路圈的人,会把自己的车当手办一样去“打扮”。熊猫说,车上的零部件几乎都能更换,比如从轮组、刹车系统、传动系统、变速器,到码表、座垫、电筒、尾灯等等。

  越专业的骑手越是追求自己独有的设备和体验,因此不断更迭车上的零部件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当然也意味着,骑行爱好者走的是一条“烧钱”没有尽头的道路。

  此外,还有其他设备等骑手们来氪金。比如锁鞋、骑行服、眼镜、手套、头盔等等,每一个种类都有从低到高不同的价格带。

  在天猫平台,骑行裤、骑行手套、防盗锁、骑行眼镜等周边产品的月购买人数超千人。唯品会数据显示,7月以来,骑行配件的销量同比增长101%,自行车尤其是山地车的销量增长明显,同比涨幅达30%以上。同时,骑行服也是投身这项运动人们必备的装备之一,唯品会上,暑期骑行服销量同比增长47%。头盔、尾灯、骑行手套等设备来自Z世代的销量同比增长一倍以上。

  “总有适合你的剁手方向。”熊猫笑称。

  2019年入门骑行的张婉在第一辆车上只花了1万6;3年后,今年年初她花10万左右购入一辆顶级新车。买这辆新车时,她俨然就是熊猫口中“有什么买什么”的资深代表。

  “今年开始,骑行相关的装备用品已经很难买到了,国产品牌还稍好些,一些知名进口品牌的产品就得靠抢和缘分了。”张婉说。

  骑行“坑”之深,就在于设备不便宜,而骑行者总是在对设备进行不断迭代。这也催生了一项新的需求——给骑行装备上保险。

  今年4月,国内首款高端自行车车损险面世,承保标的为购置金额在5000元~15万元的自行车及车主本人。车险的首家合作企业就是闪电。

  熊猫向记者强调,作为骑行届较为高端的品牌,闪电的消费群体不代表整个市场的消费水平。对于骑行市场来说,保有量最大的入门级自行车,单价多在5000~1万元

  《2021年中国运动自行车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购车预算在8001~15000元这一价格区间的消费者占比最多,达到27.88%

  “国内当前大部分专业类自行车产品是2000~1万左右,基本装备齐全,能满足长距离骑行,大众类产品则在1000到5000元不等,主要是满足休闲骑行。”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林岳说。

  林岳告诉记者,很多城市都在规划自行车车道,这有利于自行车企业“重出江湖”。

  爱上骑行,获益的是骑行者本人,收获了健康与快乐;但露出笑容的,除了自行车品牌及周边产品的销售,还有企业或机构,试图从中掘金。

  熊猫所在的这家公司的旗下子公司,创办了一个骑行俱乐部,会员数在2万左右,一度为北京同类俱乐部中的最大。俱乐部每周会举办4场活动,每场活动会有10~20人参与,收费在200~400元/人不等。

  但熊猫向记者透露,俱乐部这几年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俱乐部定价较低。每场活动几乎俱乐部都会贴钱。熊猫说,定价较低的原因也是为了让刚接触这项运动的骑手了解骑行的生活态度,培养大家对骑行健康生活的向往。

  有行业人士向记者指出,骑行虽然在破圈,但整体体量仍未跨进大众运动的范围。像滑雪等运动一样,不少品牌的线下俱乐部仍在“花钱赚人气”阶段,远远谈不上盈利的可能。

  也有行业人士向记者指出,骑行、滑雪、露营等原本小众运动的单点爆发,都与当下年轻群体的都市化运动需求增长有关。

  朱悦认为,骑行已经是一种年轻人推崇的健康、有态度的运动,这种改变将会让骑行行业迎来新一波发展动力。

  林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骑行热”的兴起,主要是基于疫情和共享经济的大背景,更多人希望找到健康环保又不容易被限制的运动

  “另外,骑行也可以解决油价上涨导致的通勤成本高的问题。目前这一问题在一二线城市比较明显,而生活在这些城市的人们也对健康运动的诉求更多,骑行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上述问题。”林岳说。

  供应链受益:上市公司盈利双收

  OEM/ODM厂商仍在求变

  从历史上看,自行车在清末时期进入中国,随后在中国落地生根。上世纪80年代,中国曾被称为“自行车上的王国”。

  发展至今,中国以劳动力和原材料的低成本,以及完善的供应链与组装能力,成为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和出口国,拥有全球一半以上的生产能力。

  从产业看,自行车整车制造环节集中于中国和东南亚等具备成本优势的国家和地区。其中,中国已形成以天津渤海湾、江浙沪、珠三角为主的三大自行车集群产业带,拥有成熟、完整的产业链。

  从全球市场来看,美国是我国自行车出口的第一大市场。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我国累计向美国出口1630.79万辆自行车,出口金额为59.6亿元,平均出口单价为365.54元/辆,较2019年有所上升。

  欧洲则是全球自行车的最大市场。其中,荷兰、德国占据中国自行车最多出口数量的前两位。这两个国家是自行车产业发展较成熟的市场,集中了高端骑行品牌,比如德国的FOCUS、CUBE、荷兰的Sparta等。

  受全球疫情多次反弹影响,国外消费者对户外娱乐的需求开始猛增。正因如此,中国自行车的供应链自主品牌开始借机切入海外市场。

  目前,国内主要的自行车整车上市公司数量并不多,主要有两家——大陆的上海凤凰,台湾地区的巨大集团,旗下品牌为捷安特。

  上海凤凰(SH.600679,9.63元/股,总市值49.62亿)2022年一季报显示,其毛利率达18.95%,同比上涨18.95%。2022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4.14亿元。

  据财报数据,巨大集团2021年全年销售额为818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80亿元),比2020年增长了17%。2022年上半年,巨大集团宣布其合并销售额为新台币450.1亿元(合1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2%;税后利润增长2.1%至新台币36.2亿元,每股收益为新台币9.66元。其中,第二季度,捷安特OE业务的增加和中国大陆市场的复苏带动了销售业绩。合并后的季度净销售额为227.4亿新台币,增长6.4%,创公司季度最高纪录。

骑行火了!自行车竟“一车难求”:有的要等3个月!入门车5000元起步 贵的要10万

捷安特门店图片

来源:每经记者刘雪梅摄

  国金证券的一则报告显示,得益于中国疫情率先得到有效控制,国内自行车产业链迅速恢复生产,满足全球旺盛的市场需求,自行车出口数量(+14.83%)和出口金额(+28.59%)皆实现同比较快增长。其中,国内自行车零配件领域的龙头公司信隆健康的订单持续满产中,根据公司口径,其2022年订单已排至2022年底。

  中信证券研究指出,国内自行车装配OEM/ODM厂商产量占全球60%以上,但利润微薄,毛利率不足15%。而传统自行车品牌商平均毛利率接近30%。

  可以看出,疫情带来的影响给国内供应链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不少工厂开始从OEM(原始设备制造商)向ODM(原始设计制造商)转变。

  国金证券研报指出,我国自行车产值短期虽受益于全球尤其是东南亚疫情影响而占比提升,但长期来看,考虑到人力成本上升,制造环节向东南亚等地转移是大概率事件。国内单纯的整车代工制造,成长空间预计会持续萎缩。

  报告认为,目前的自行车市场重心开始向山地车、公路车、电踏车等产品转移,新兴产品逐渐增多。在这一领域,对于整车制造企业而言,虽设计、精度要求更高,但工艺本身没有质的变化;而在品牌方面,目前还没有具备全球竞争力的品牌,这也为中国电踏车整车制造、品牌企业提供了发展契机。

  纵观整个自行车市场,林岳认为,在共享单车出现以前,全社会都在大力发展汽车和公共交通,自行车行业消沉许久,有大量自行车生产企业倒闭,只有捷安特、永久、凤凰等大众品牌坚持了下来。

  随着骑行人数的增多,近几年涌现了一些新兴品牌和国外品牌,整体的竞争分专业类和大众类产品,形成了百花齐放的格局。

  “我们认为当前的‘骑行热’将会保持下去。从骑行理念上看,不同于几年前大家只把自行车当作交通工具,当下人们已经将自行车骑行当成一种生活方式,这会给骑行行业带来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朱悦说。

  “骑脚踏车总是能看到最好的,跟最坏的一面。”2007年上映的《练习曲》中的主人公明相的这句话,想必也会激起十多年后的骑行青年们的共鸣。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标签: #《单车环岛日志》#一车难求#不会#入门#台湾#文化#环岛#电影#自行车#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