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财经网

对冲基金经理m,对冲基金经理是学什么专业的

8 当前一条答案

美国2113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S.A.C. 据外电消息,美5261国证券交4102易委员会上周公布的一份1653文件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S.A.C.资本及几只关联基金共持有百度约19.5%的股份,S.A.C.资本的创始人斯蒂夫-科恩(Steve Cohen)个人持有百度约7%的股份。

2015年《福布斯2113》发布一年一度的2015全球富豪榜5261。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以792亿美4102元继续压过墨西1653哥电讯大亨斯利姆的771亿美元,蝉联全球首富,“股神”巴菲特727亿美元击败西班牙富翁奥尔特加进驻第三。榜上赚钱最多富豪是年届84岁的巴菲特。他2014年7月捐出28亿美元身家,但受惠于巴郡股价上升,财富全年依然暴升145亿美元,至727亿美元。29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242 84 对冲基金 美国31 卡尔·伊坎/Carl Icahn 235 79 投资 美国34 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阿苏德王子/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 Alsaud 226 59 投资 沙特阿拉伯60 雷伊·达里奥/Ray Dalio 154 65 对冲基金 美国69 罗纳德·佩雷尔曼/Ronald Perelman 145 72 杠杆收购 美国76 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 140 76 对冲基金 美国100 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 120 68 投资 美国104 菲利浦·安舒茨/Philip Anschutz 118 75 投资 美国109 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 114 59 对冲基金 美国113 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 112 59 对冲基金 美国121 大卫·泰珀/David Tepper 104 57 对冲基金 美国........................................................................................

世界是“平”的,每个行业都一样。炒股发财也比例与其他行业的比例相同。

华尔街的交2113易员在谈到科恩5261的时候充满敬畏。在默默无闻地做了20年股4102票交1653易之后,科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在华尔街崭露头角,那正是科技股泡沫最严重的时候。在1998到1999的两年间,他和其公司SAC取得了令人咋舌的70%的年收益率。但科恩真正成为传奇人物是在2000年,他在科技股暴跌前开始做空,结果又获得70%的收益。这之后不久,《商业周刊》像以往一样,在一篇封面故事中将他——而不是他的公司——列为华尔街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交易员。他是一位艺术家。他从混乱的股票市场中看到了秩序。他总是一次又一次做出正确的决定。我曾坐在他身边看他交易,看到他沉静地盯着终端机,我可以告诉你,毫无疑问,在他所从事的职业中,他是这个星球上做得最好的一个。他在上世纪80年代牛市刚开始的时候进入华尔街,并且在自己并不知晓的情况下,在另一轮更大的牛市开始的时候设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他在SAC最初的一个月中,取得了3.4%的回报,到了年底这一回报是17%。1993年,他的投资人看到自己户头上有了51%的惊人回报。尽管科恩提取收益的50%,但他认为相比在Gruntal的时候60%的提成,50%只是小头。1999年的时候,随着科技股泡沫的膨胀,SAC最大的基金获得了69.7%的回报。在看到他2000年的表现之后,所有在华尔街进行交易的人们谈论的话题都是科恩。金钱像潮水般涌入SAC。科恩把办公室搬到了斯坦福的办公园区,然后在2002年修建了新的总部。以后的5年间,公司以疯狂的速度扩张。这事我收集整理的,看看是不是你需要的。

应该反过来问,有几个富豪没玩过股票

极其精通基本面、精确又极具价值的挖掘与分析,来得快还得也快。

我的一2113位朋友,极其精通基本面,5261技术分析和盘感也非常好。4102常在他身边的人若听从他的建议,50%以上的年收1653益一定没有问题,甚至更高。但是他本人在过去的一年里,却一直徘徊在微赢微亏的状态。据我所了解的一些原因:1、精确又极具价值的挖掘与分析,自己反而少有用到。涨一倍两倍的个股,只能蹭到20、30个点。极短线的交易思维束缚了他。2、过度交易,近乎与市场肉搏,来得快还得也快。3、电脑面前注意力极度集中,忘了身边的事,也就忘了事先的计划。4、止损。他不是不知道如何止损,但是面临需要痛下杀手时,常会犹豫。我所说的是真实的现实。这也正是我坚信股市能挣钱、技术分析有用的重要来源之一。我自己使用的也是技术分析。对于高手,我不敢班门弄斧,唯一的建议是适时适当远离些市场,也许会更

科恩创立的SAC基金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一天交易量2千万股,每年光付掉的佣金就高达1.5亿美元,是华尔街10大客户之一。史蒂文·寇汉运营这个40亿规模的基金,其中一半是他的个人财产,在过去十年中他因此获得了惊人回报。寇汉在格伦特公司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是全世界最有野心的交易员之一。他很有安全和保密意识,拒绝了无数次采访要求,他的雇员也都签署了保密协议,要让任何人对着记录设备谈论他几乎不可能。 像其他大玩家一样,寇汉也在康尼迪格州西南部操纵他的公司,但他同时也因使用各种令人争议的策略而被认为是一个局外人。他惯于实行他所说的“信息套利”,从好的角度来说,那意味着他要根据每天淌过华尔街的无数信息来进行交易。但是,业界也有人说SAC基金使用了某种手腕,从而在获取信息的竞争中保持领先。有人透露说,SAC以此要求各家投行提供最好的信息,华尔街人称“第一呼叫”。 寇汉的这种行事风格不仅令许多大型机构交易者恼火,也让他的同行愤恨。一家非常成功的大对冲基金经理说:“我要是收到一份曾在SAC工作过的人的简历,都懒得去面试他。”这番话被寇汉的支持者认为是嫉妒。2002年,整个市场下跌了22%,SAC却增长了11%。

不知道 盲区了

科恩创立的SAC基金就是一2113个典型例子:一5261天交易量2千万股,每年光付掉的4102佣金就高达16531.5亿美元,是华尔街10大客户之一。史蒂文·寇汉运营这个40亿规模的基金,其中一半是他的个人财产,在过去十年中他因此获得了惊人回报。寇汉在格伦特公司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是全世界最有野心的交易员之一。他很有安全和保密意识,拒绝了无数次采访要求,他的雇员也都签署了保密协议,要让任何人对着记录设备谈论他几乎不可能。 像其他大玩家一样,寇汉也在康尼迪格州西南部操纵他的公司,但他同时也因使用各种令人争议的策略而被认为是一个局外人。他惯于实行他所说的“信息套利”,从好的角度来说,那意味着他要根据每天淌过华尔街的无数信息来进行交易。但是,业界也有人说SAC基金使用了某种手腕,从而在获取信息的竞争中保持领先。有人透露说,SAC以此要求各家投行提供最好的信息,华尔街人称“第一呼叫”。 寇汉的这种行事风格不仅令许多大型机构交易者恼火,也让他的同行愤恨。一家非常成功的大对冲基金经理说:“我要是收到一份曾在SAC工作过的人的简历,都懒得去面试他。”这番话被寇汉的支持者认为是嫉妒。2002年,整个市场下跌了22%,SAC却增长了11%。

1988年,在金匠2113学院的第二年,赫斯特成为独5261立学生艺术展览“Freeze”的主要召集4102人,并得到伦敦港发展公司1653(London Docklands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的赞助,在伦敦码头区的废弃大楼举办了展览。得力于金匠学院的讲师Michael Craig-Martin的影响,多位英国重量级的艺术评论家,包括查理斯·沙奇, Norman Rosenthal与尼可拉斯·赛洛塔都曾参观过这次的展览。赫斯特自己展出了一个由一大堆绘有家族画像的硬纸板所拼凑而成的作品。毕业后,赫斯特参加了剑桥茶壶院美术馆(Kettles Yard Gallery)的“新一代时人”展览。同时他也为了寻求经纪人而与Karsten Schubert接洽,但双方最后没有谈拢。1990年,赫斯特的朋友卡尔·弗里德曼(Carl Freedman)与比利·萨尔曼(Billee Sellman)协助赫斯特在伦敦贝蒙德赛(Bermondsey )的废弃工厂举办了两个重要的展览:当代医学和赌徒。查理斯·沙奇参观了第二场展览,根据弗里德曼所说,沙奇对赫斯特的一个动物展览品“惊讶到呆立原地、瞠目结舌”-那件作品是赫斯特的“一千年”,一个巨大的玻璃箱中摆了一颗腐败的牛头以及无数的苍蝇和蛆虫。沙奇最后买下了这个作品。1991年,赫斯特在伦敦举办第一场个展:“In and Out of Love”;他也在当代艺术学会(ICA,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巴黎Emmanuel Perrotin美术馆举办过个展。赫斯特亦在萨本泰艺廊(Serpentine Gallery)举办的艺术家新人展“Broken English”中担任召集工作。赫斯特认识了杰·贾普林(Jay Jopling)。贾普林后来成为赫斯特的经纪人。 沙奇提供赫斯特经费,让赫斯特作任何他想做的创作,而成果则于1992年在伦敦北部的沙奇艺廊的展览“新一代英国艺术家”展出。赫斯特的作品是“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一只保存在充满甲醛的玻璃柜中的鲨鱼。这件作品一共花了五万英镑,鲨鱼自澳大利亚捕获,花费六千英镑。一千年这件作品也有展出。因为这次的展览,赫斯特被提名为当年度的透纳奖,但最后的得奖者是英国雕刻家Grenville Davey。1993年,赫斯特参加他的首个重要国际级展览:威尼斯双年展。他展出的作品是“母子分离(Mother and Child Divided)”,一只被剖半的母牛与小牛,分别放在甲醛玻璃箱中。1994年,赫斯特在伦敦萨本泰艺廊举办“有些生气了,有些走掉了(Some Went Mad, Some Ran Away)”展览,展出作品“远离羊群(Away from the Flock)”-一只保存在甲醛玻璃箱中的绵羊。展出期间,一位来自牛津的35岁艺术家马可·布里居(Mark Bridger)将墨汁倒进箱子里,并声称作品命名为“黑羊”。布里居随后被起诉,判处两年缓刑;该作品花了1000英镑以修复。1995年,纽约公共卫生部门禁止他的作品“两个在干,两个在看(Two Fucking and Two Watching)”参加展出;这件作品是一只腐败的公牛与母牛,原因是“担心观众会吐”。此外,在首尔、伦敦以及萨尔茨堡都举办了个展。他还为布勒乐团执导了“乡村路”的MV;此外,他的作品“无感于绝对的腐败(No Sense of Absolute Corruption)”于纽约Gagosian Gallery展出;短片“到处游荡(Hanging Around)”于伦敦展出,由赫斯特编剧并执导,艾迪·依萨演出。同年,赫斯特获得透纳奖。1997年,“知觉”展览在伦敦皇家学院开幕,“一千年”以及其他赫斯特的作品均参加展出,赫斯特的作品一如往常,引来极多的争议,但观众对于英国新一代艺术家的接受度亦比以往提升了不少。1998年,赫斯特的自传兼艺术书籍“I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Everywhere, with Everyone, One to One, Always, Forever, Now”出版,广受好评。他还与布勒乐团的艾力克斯·詹姆士以及演员凯斯·艾伦合组了名叫“:en:Fat Les|Fat Les”的乐团,推出的单曲Vindaloo(葡萄牙语中的一种印度菜)还曾登上1998年英国单曲排行榜的第二位。赫斯特并为小猎犬二号探测计划绘制一份彩色检测图表,让小猎犬二号探测器在火星登陆之后用来校正摄影机。他还受邀担任英国文化协会在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代表,但他拒绝了,原因是“感觉不对劲”。他控告英国航空在低价航线“Go”的商标设计上侵犯了他的著作权。2000年,赫斯特的雕刻“赞美诗”在沙奇艺廊的展览“蚁声(Ant Noises,是sensation的字谜)”展出。在报道中,沙奇以一百万英镑买下这部作品。赫斯特随后控告自己侵犯了这份雕刻作品的著作权,他史无前例地将这个雕刻复制了三份,并全部售出。9月,纽约举办了展览“达米恩·赫斯特:模型,方法,逼近,假设,结果和发现。”,在三个月内有10万名参观者,所有展出的作品全部售出。2002年九月10号,911事件一周年的前夕,他接受BBC的访问:“整起911事件,与艺术作品在某方面有一些相似性...。当然,这起事件在视觉效果上很惊人,你不得不承认,他们(指引发事件的攻击者)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的大事,尤其是对美国这样的大国。在某些方面他们的成就值得喝彩,因为他们让大部分的人都相形失色,尽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新闻稿刊出的一周内,赫斯特的发言引来各界的挞伐。他随后透过公司发表了声明稿:“对于我所引发的任何不快,尤其是对这起可怕的事件的受害者家属,我表达诚挚的歉意。”2003年四月,沙奇艺廊在伦敦郡议会举办展览,包括赫斯特的回顾展。这次的展览使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恶化,赫斯特甚至不把这次的展览纪录在他的个人履历之中。起因是赫斯特一件为了慈善事业而创作的作品-一辆被涂上他的商标图样的迷你-被煞有介事地展出,但赫斯特认为那只是即兴之作。这起事件也导致之后将在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的回顾展被取消。他指责沙奇“幼稚”,“我可不是查里斯·沙奇的猴子...他只凭金钱的价值来评断艺术...他以为他可以靠金钱的力量来影响艺术,而且他一直执迷不悟。”2003年九月,“不确定年代中的罗曼史”在伦敦白方块艺廊展出,展览和作品的收入据报道高达一千一百万英镑,使他的财产增加到三千五百万英镑以上,塑像作品“慈善(Charity)”被一位韩国百货公司的业主以一百五十万英镑买走,展示在他所开设的百货公司之中。这件作品高6.7米,重达六吨,是一位患有小儿麻痹、右腿装着铁制辅助支架的小女孩,并抱着一只猫和一个捐献箱。捐献箱是坏的,里头空无一物。“慈善”的副本在伦敦哈克斯顿广场展出,摆设在白方块艺廊前。艺廊内的地下室有12个玻璃柜,分别代表耶稣的十二门徒。每个箱子里都装着血腥、恐怖的摆设,象征各个门徒的命运与遭遇。最后还有个空的柜子,代表耶稣本人。在艺廊楼上,有四个小玻璃箱,装着插满剪刀利刃的牛头。这样的作品被认为是传统天主教意象中“超凡的灵性体验”。同时,赫斯特从沙奇手中买回自己的12件作品,是沙奇所藏赫斯特作品数量的三分之一。总共的金额据报道高达八百万英镑。 2004年五月24日,艺术品仓储与转运公司莫马特的仓库发生大火,火灾摧毁了沙奇的大量收藏品,包括17件赫斯特的作品。慈善这件塑像放在仓库外的广场上,因此逃过一劫。七月,赫斯特发表有关他与沙奇之间关系的谈话:“我尊敬查理斯。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嫌隙,如果我们碰面,我们会聊天,但总之我们也不是互相称兄道弟的好伙伴就是了。”年底,赫斯特受托为Band Aid设计单曲封面,样式是一个非洲孩子蹲坐在地上,但这样的设计不受欣赏,唱片公司用一只站在雪中的驯鹿和小孩代替。12月,生者对者无动于衷被沙奇售出,买主是美国艺术品收藏家、格林威治对冲基金经理Steve Cohen,金额达到1200万美金(650万英镑),由赫斯特在纽约的仲介Gagosian促成。Cohen随后将这件作品捐赠给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尼可拉斯·赛洛塔曾希望买下它并展示在泰特美术馆,英国影子内阁的艺术部门阁员雨果·斯威尔(Hugo Swire)甚至曾发公文请政府尽力让该作品留在国内,然而当前英国的艺术品出口法规无法限制仍在世的艺术家。2005年3月,纽约Gagosian Gallery展出赫斯特的30件绘画作品。这些作品历时3年半完成,以照片为基础并由助手协助,作后由赫斯特亲自完成。2006年2月,墨西哥Hilario Galguera Gallery举办赫斯特的展览“神之死,在没有神的愚者之船上更了解生命(The Death of God, Towards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Life without God aboard The Ship of Fools)”。这是赫斯特第一次在拉丁美洲举办展览,吸引了当地媒体大幅报道。2006年,赫斯特的一千年与四份三连画,包含一件新的甲醛制品:寂寞之寂静(The Tranquility of Solitude)于Gagosian Gallery和法兰西斯·培根的一幅三连画并肩展出。“寂寞之寂静”这件作品乃是受到培根的启发而作。赫斯特可以说是英国最贵的当代艺术家。赫斯特曾用价值约800万-1000万英镑的8500颗钻石装饰一个骷髅头,经分析确认,所用的头颅属于一名大约35岁的欧洲人,生活在18或19世纪初。这件作品中最名贵的当属一枚摆在前额、重约50克拉的钻石。这件白金钻石骷髅头作品名为《给上帝的爱》,赫斯特曾表示:“我只想借诅咒死亡来赞美生命,有什么方法比采用奢华、欲望和堕落的象征更能遮盖死亡?”2007年8月30日,这颗钻石骷髅头创造出1亿美元成交价,并创下在世艺术家作品售价最高纪录。

巴菲特

标签: #对冲基金经理m